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唐风宋韵

红尘已待成追忆 …… 岁月空留不老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不受戒的僧,一个不信佛的佛,一个不行侠的侠,一首没有韵的诗,一只不会飞的鸟,一条不会游的鱼,一把弹不响的琴,一支不成调儿的曲,一个做不醒的梦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佛三笑点……(上篇)  

2011-01-12 09:39:52|  分类: 网海寻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  题解

     写下此题目,不觉哑然。三笑好解,博友大都看过电影《唐伯虎三笑点秋香》,对于三笑再加上点……,恐会产生联想,以为老佛大概要学学唐解元,弄一点儿风花雪月的故事出来。如果真如此想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老佛在网上,的确有网友戏称我为唐伯虎,然老佛自知之明还是有一些的。佛虽然有唐解元的风流,但才华委实不敢与诗书画具绝的江南大才子相提并论。佛大才是没有的,“小菜”倒是有一点儿,无非就是闲得无聊,为讨众家姐妹心欢,便装模做样,故作风雅,“哼叽”几句歪诗,填几曲陋词,供大家饭后一笑而已。故老佛之三笑,非唐大才子之三笑。

     老佛之三笑,一为《会心一笑》,二为《开心一笑》,三为《咧嘴苦笑》。何来此三笑,且听我慢慢道来……

 

    会心一笑

     会心一笑的含意,大概就是说两个人做事,事先未曾商量,却能两心相会,不谋而合,自然会心喜一笑。这样的事,生活中多得很,如父母夫妻、兄弟姐妹,亲朋蜜友,在一起做事久了,了解深了,自然而然相互间便有了感应,达到了默契。但这种默契是否总会有“会心”一笑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……老佛所言会心一笑则不然,指的是两个从未谋面的人,远隔千里万里,却总能心意相通,这便有点儿不同寻常了。这样的会心,岂能不笑?

       老佛的会心一笑,先得从淡月解词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   大凡读过老佛诗词的网友,一定会发现,在老佛的诗词后面,常有一个名叫“淡月疏影”的解读者。大家或许猜想:这个“淡月疏影”是何方神圣,是老佛雇来专一吹喇叭抬轿子捧臭脚的枪手吧?……

         老佛在此告诉大家,淡月疏影和你们一样,都是老佛最普通的网友。

         淡月君与老佛网上文字结缘,实属偶然。那是去年春天,老佛闲得无聊,在网上东游西逛,无意间就进了她的空间,又随手留下了“到此一游”的屁话。而后,大概是她好奇,便追踪来到我家,读了老佛的几曲歪诗陋词。不知是她脑子里哪根弦儿错了,还是歪打正着,老佛无病呻吟出来的梦话,忽然就跟她有了共鸣。于是乎,她对老佛的文字,便开始了关注并进行解读评述。因为她对老佛的陋词解读得很到位,常能一语中的,直指佛心,故引起老佛好奇,便开始与之交流。通过交流,我们互相之间有了初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 淡月君是东北吉林市的一位小学老师,自幼喜爱我国古典文学,尤对古体诗词情有独衷。据她自己的介绍,说能对700多首古体诗词诵背如流。开始,我对此尚有所怀疑,待看了她对佛之陋词的解读后,始知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    淡月君对老佛的歪诗陋词的解读,不但笔法闲熟,用语贴切恰当,而且往往直指我心。对老佛诗词的立意、布局、谋篇、构句,条解缕析,步步为营,丝丝入扣,由浅入深的地将老佛诗词的意境,特点,情感表达等,分析得通俗而透彻,使读者一目了然,加深了对佛词的理解。更为叫我钦佩的是,她每每引经据典,将老佛诗词的陋句与唐宋先贤的名篇佳句做比较,进行艺术上的分析,且往往引述精当准确,信手拈来,便得佳妙。如果不是对先贤名篇佳句诵背如流,是很难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 淡月君对老佛之歪诗陋词青眼有加,不但将许多篇目给予精确的解读,还常将老佛的文字与古代先贤相提并论,使老佛心中惶愧,大有无地自容之感。这到并非老佛自谦,而是佛深知自己的肚子里有几两高梁米。佛虽一生为文,然却从不写诗填词,都是以长篇小说创作为主。而对于古体诗词的学习与写作,则是开博以后的事。说来惭愧,老佛写诗填词,其初衷极为可悲可笑。老佛开通博客后,原本想以记实小说或散文为主,故连续开了《故里情思》、《东窗梦语》等栏目。如果是当年,老佛写这些许文字,可说不费吹灰之力。然而,如今之老佛,非当年之老佛,写那些文字时,颇感力不从心。不但身体吃不消,精神每日陷在旧时的情感中难以自拔,亦是苦不堪言。故老佛写完以上文字后,便改弦更张,以写诗填词,做为博客日志的主要篇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做诗填词果真比写文章轻松了许多。一是老佛幼年时,曾对唐诗宋词多受熏陶,虽多年未曾涉猎创作,但此刻拿起来,到也得心应手。二是对古体诗词的赋、比、兴的写作手法还算熟悉,一旦有了灵感冲动,口吟笔记,倾刻可得。故,老佛一旦尝到了甜头儿,便一发而不可收,一年之间,竟颇有所获。

      说句实话,文学创作并非什麽了不起的事,只要有感觉,有一定的文字表达能力,世人皆可为知。所以,老佛从不把自己的文字写作,当成什麽本事。写小说如此,写诗填词更如此。年轻时作为谋生手段为之,如今则是闲得无聊,自己又无别的所好,权将玩博客,写诗填词,当做暮年打发光阴的文字游戏罢了。至于博友们从中得到了什麽,我却从不去想……

       我从没有料到,老佛的游戏之作,竟会得到淡月君的如此喜爱。老佛无病呻吟的或是梦中呓语,往往叫她费心劳神长篇大论的解读,并拿来与李、杜、苏、辛等诗仙词圣做比较,委实叫老佛惶恐难安。大家也许不知,文学创作和评论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创作属形象思维范畴,是感性的,相对容易一些;而评论则与之相反,需要的是罗缉思维和严密的理性分析。那是真正的学问,需要读很多很多的各类书籍,才能形成自己的美学观念,才能对文学作品有独到而精准的见解。淡月君解词时旁证左引,于古人之作及典故能信手拈来,足见其博通古今,才华横溢。

         淡月君解老佛之词,往往能直指老佛诗词要害,将老佛心中的感觉,一语道破。故,老佛常常与之会心一笑。那种默契,真的很美好。我曾在给她的信息中言道:“知佛者,淡月也”!然而,老佛对此有了更深感触,还得从她最近的一首词解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数日前,老佛作了一阕《钗头凤》,副题为一个“冰”字。该词贴出后,很多读者不敢做评。单从文字看,该词上片直写美人之容貌姿态,下片却又写冰之质,这种似是而非的笔法,的确叫人看不懂,摸不着头脑。使很多网友来函询问,问我究竟写的是什麽。正当老佛准备做答时,淡月君便已及时解出,而且与老佛之意甚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会心一笑,真的与众不同。如果说,她以往的解词,能直入我心,不足为奇,那麽此次的不谋而合,的确叫老佛惊喜万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佛写《钗头凤》——冰,源出一梦境。因老佛自入冬以来,京津一带,难见冰雪,老佛常日思夜盼。那日偶得一梦,见漫天飞雪中,一美貌仙子,翩翩而至。佛喜极欲狂,正待起身与之共舞,却见白衣雪娘跌入山谷,幻化成一涧清溪。佛脱衣入水欲浴之,不觉触之坚硬如铁,寒透佛骨,方知水已凝冰。佛自此梦醒,不觉怅然若失,披衣而卧,呆坐良久,胸中情愫涌动,随得词一阕《钗头凤》。

       老佛做诗填词,从来都是凭感觉,信口脱出,信手拈来,不加用心的。此词源出于梦境,可称为真正的呓语矣。究竟写了些什麽,连老佛自己也一时难以说清。单从字面上看,上片似乎写人,下片写冰。但人与冰又有什麽关系呢?若这样解读,老佛这曲《钗头凤》,无疑是一大败笔,此词一旦割裂开来,便成了真正的驴唇不对马嘴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所以,很多人读词后问我,写的究竟是什麽。当时,淡月君已经引了过去,并说要做试解。我没有给她任何消息,也没有把我的梦境讲给她听,是想看看她对此词之解,是否还能与老佛心会。说心里话,我是有一点儿担心她走偏的。因为,以往的解词,毕竟从字面上便可理解,从中的变化及典故,亦有出处可查。以淡月之才情及博学广记,稍加用心,即可直指词心。但这曲《钗头凤》却源出我梦,字面上,上下两片又貌似没有关联,如强解,便难免有牵强附会之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古人曰:“诗言志,词言情”,古代的文人志士,往往重视诗,而对于词这种文体形式,很多人是不屑一顾的,故古人称词为“诗余”。“余”者,边角下料也。这和词的出身有关。词源起于民间小调儿,传唱于街头酒肆,后流行于勾栏,多为青楼歌妓所演之。其实,这种对词的理解,是一种偏见。特别是后来一些有志向的文人、士大夫们加入词的创作行列以后,词的内容便有了质的飞跃。但是,我们读词不能象读诗一样,单单从字面上去理解。诗往往直抒胸襟,使人一目了然。而词则不然,王国维先生曾在他最著名的《人间词话》一书中说:“词之为体,要眇宜休,能言诗之所不能言……”同时又说:“词之雅郑,在神而不在貌”。所以,我们读词,单单从词的字句中去理解,有时是难以捕捉到词的真正含意与神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淡月君解读老佛之《钗头凤》——冰一词,从水入手,将上片中对美女形貌的描写,理解为对水的拟人化处理,大出老佛之意料。这的确是神来之笔。老佛的词境本身,是写冰,而人言“冰”是睡着了的水。佛词所以将水拟之为美丽的仙子,是因为有句名言:女人是水做的。老佛觉得,此话颇有道理。水至柔,而女性的柔媚,与水相同。水是世间生命之源,而女性何偿不是如此?老佛写《钗头凤》真的是想通过对水与冰的赞美,来表达对美丽女性的由衷敬佩。老佛此词的根本含意,可用四句诗表述,即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质本无尘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凌寒便自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待到东君报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滴泪润芳丛

         好了,拉拉杂杂说了许多,无非是想说,淡月君与老佛在词的解读中能产生共鸣,有如此默契,的确是叫老佛快慰的事。这种会心,除了我们之间对于诗词理解的方法有共通之处外,还有就是美学观念的近似。故往往能不谋而合,会心一笑矣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种会心一笑,真的用语言难以表述,但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幸福的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4)| 评论(14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